>首页>艺术展览
  • 艺术展览
      • 抹见:李向阳个展

        分享到:

            (1/5)抹见:李向阳个展

            (2/5)《非相2120》 李向阳 2021年 布面丙烯

            (3/5)《非相1703》 李向阳 2017年 布面丙烯

            (4/5)《非相1705》 李向阳 2017年 布面丙烯

            (5/5)《非相2120》 李向阳 2021年 布面丙烯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抹见:李向阳个展
            展览时间:2022/01/16~2022/02/14
            展览地点:[上海]-上海市浦东新区滨江大道1777号船厂1862二楼-(璞素艺术家居空间)
            主办单位:璞素艺术家居空间
            参展艺术家:李向阳

          开幕时间:2022-01-16 14:00-18:00


          一个人,愿走入莽莽的天地中

          李向阳老师说,这些画不是抽象,而是非相。世上之事,你想它简单,它就简单,你想它复杂,它就复杂。你将它看作风景,它就是风景,你将它看作明灭闪烁的心绪,它就是心绪,你可以历数艺术家的人生经历去探寻语言变革的关键,也可以用海德格尔和荣格去解释画中的点线面关系。归根到底,是你如何看它。李向阳给出的建议是——简单点,或许以最朴素的眼睛来观看,反而能灵犀相通。回到从前,想想李向阳更早期的绘画,那些扎实熟稔的风景画和人物画中能见画家的饱满的情感和矍亮的目光,透过色彩、技巧和题材,除去表相上漂泛的时代气息,画家本人的真心始终袒露,他的画永远不会给人真心有限的感觉,或是无可捕捉的空虚。如果作品有心跳,李向阳作品的心跳声始终是强健而澎湃的。可能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关——“我下过乡,扛过枪,画过舞台布景,得过展览大奖,做过军政机关的小吏,进过硕博答辩的讲堂,吃过人民大会堂的国宴,啃过猫耳洞的干粮,宿过珠穆朗玛营地……”这一番话可比关汉卿《一枝花》的铜豌豆了,颇是纵浪大化,无羁无畏。花甲之年重又执笔,这股淋漓元气仍未消退,只是变得更加老辣沉着。从描绘具体的画面,到描绘朦胧的心境,看似一次急急转弯,却是一脉相承的天真使然。再看这些画,有天有地有人,有灵光有涟漪,有寤寐求之有左右流之,有绵绵无尽的风景和婉转无穷的记忆,甚至散发着青葱活泼的气息,天真和冲淡得来不易,若非遍历千帆,怎么从过往中掇录出的那么简练又那么丰富的密语心得。这一抹,是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


          自 序

          “抹”字多音,且多义,大都与杂的碎的有关,明显正能量不足。比如泥匠的抹刀,阿姨的抹布,或者姑娘的抹胸,等等。

          作为动词,抹的手势因人而异。温柔点的有轻妆淡抹、浓妆艳抹,粗戾的要数哭天抹泪、吃干抹净、杀鸡抹脖了。尽管,不同的品性有不同的抹法,但不论哪一种,好像都含贬义。擅长涂脂抹粉的是戏精,习惯和泥抹浆的称佛系,说话拐弯抹角的没准是个闷骚,而那些看啥都不顺眼,逮谁咬谁、一概抹煞的,必定是喷子了。

          不知为啥,我倒是蛮喜欢这个字的,拿笔的手还时常下意识地作涂抹状比划。具体地说,我喜欢它一抹间的那份决绝,也喜欢它身后不经意留下的痕迹。那该是怎样的从容不迫、果敢坚定,又是多么的轻松自如、平实自信啊。卑微里怀着朴素,玩世中透出悲悯,怎么看,都是满满的诗情画意。都说万事皆有因果,再陋的东西,也有它积极向上的一面。

          突然冒出个想法,想为“抹”正名。搜肠刮肚敲了两行字,看看谁家字典能为它增补一条释义。抹。翻篇、重启:删繁就简,一抹了之。抹见众生百态,抹见地久天长。

          不过分吧。


          向阳 辛丑岁末

    1. 艺术展览
      1. 最新资讯
      1. 展览活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036(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5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