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人访谈
  • 名人访谈
      • 高名潞:关于“后纪实”摄影

        分享到:
        2010-09-02 17:34:35

          来源:艺术国际

            访谈:高名潞

            被访:渠岩

            时间:2007年7月11日

           高名潞:你搞摄影多长时间了?

            渠岩:三年多了。

            高名潞:我记得你前两年还在做装置呢?

            渠岩:我以前曾经做过绘画、装置,这些您是知道的。现在觉得摄影这种表达方式比较适合我,在技术上这两年也了解了不少。我觉得现在中国还是有很多尖锐性的问题需要表达的。摄影是最直接的方式,我通过拍摄这批作品,来表达我对社会及现实的一些思考,也希望您能为我的这批摄影作品梳理一下。

            高名潞:我看了你的作品以后感觉还是很有意思的。我觉得这确实有点像“后纪实”。前一段时间我参加了苏州论坛和时代建筑组织的一个会议,大概有十几位建筑师在搞一些新的建筑形式,好像现在在建筑上也出现了新的趋势。这种趋势就要去掉符号性和再现性。这种符号性在美术上也很泛滥。还有就是我称之为懒惰性的纪实影像的东西。因为中国鲜活的东西太多,尽管没有思考,没有主观性,这些懒惰性的纪实还是可以提供一种异国情调的东西,这种东西我把它叫懒惰性纪实,因为它没有文化针对性和批评性。我觉得现在提出“后纪实”、“后试验”都很有趣。

            渠岩:我既想通过摄影这种真实的表达方式,又想有社会性的主观倾向。

            高名潞:但是说到社会性这个问题,它和纪实的、摆拍的也有关系。当然我要问的是关于纪实的方法和效果本身,再客观的纪实也还是有自己的拍摄角度的,所以这些角度本身就是你的社会态度。那你是怎么选择这个角度来拍摄的?

            渠岩:我拍这组作品也是受我的一件装置作品的启发。前年,我参加了今日美术馆《异相景观—五个艺术家个案的分析》的展览,做了一个生物学概念的装置作品。是关于电脑寄生虫(木马病毒)的装置。我用电子管电子元件做了几千个虫子,把计算机给污染了,表达了电脑寄生虫和计算机的寄生关系。我写了一篇关于寄生时代的文章,并由此引发了权力寄生的思考。谈到权利的寄生是因为现在的权利不透明,由此而产生的问题还是非常严重的。我就想到这个应该怎么表达,本来想做一个权力现场办公室的装置,后来我觉得如果是拍下来应该更真实,所以我就拿起了相机。

            高名潞:这个特定的空间非常有尖锐性。“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也是可以说的通的。

            渠岩:权力空间的地域性和个性化也是很明显的,有些人用自己的想法装饰办公室,如果换了继任者以后,又要根据自己的想法重新装饰一遍,我到过一些乡村,有些乡村权力的问题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乡、村长是行政最低的权力机构,大多不是政府任命的,而是村民自己选举出来的。有一些乡村名存实亡,办公没有经费,有的村长就在家里办公。还有的村委会和学校在一个院子里办公。

            在各地还存在一些豪华的办公室,那样没有节制的装修在我的一些作品里也有体现。 针对这种现象,像辽宁、安徽、山东等省政府都要做出限制性规定,对各种级别的官员使用多大的办公室,用多大办公桌都有具体的规定。我在上海证正大现代美术馆做个展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处级干部的办公桌。反之,有些偏远地区穷的连基本的办公场地都没有,村长就在自己的家里面办公。村长见我们去了特别激动,说让我们报道报道,只要能给拨款,他们也能建很好的办公室来迎接检查。所以,现在什么样的状态和空间都有。
          高名潞:所以现在还是很需要这种实地的调查。

            渠岩:这些东西还是很有文献价值的,其实当代艺术缺少真正主观的纪实性作品。

            高名潞:我觉得现在真正需要这种纪实性的,需要这种很有观念性的这种主观性的批判。我看到你们这些东西很激动,像这样的纪实还是很有感染力的。

            渠岩:恩,现在也没有一个说法,是“后纪实”啊,“后文献”啊,还是什么?

            高名潞:我看到你的这些东西在脑海里就产生了一个“后纪实”的概念,为什么是“后纪实”呢,这就跟我们刚才讲的那些有关系。“后纪实”有几点,一个就是超越性,或者就是区别于那种商业性的懒惰纪实。所以,那些所谓的纪实还是非常随机的,快照式的,有一种偶然性、趣味性在里面。那么“后纪实”其实是对快照纪实的一种清理,我们还是需要纪实,但是纪实得亲自到实地去考察。我认为纪实是为了把现实更好的发掘出来,这里面一种主观性。但必须在方法上是纪实,要是不纪实就没有社会考察的说服意义了。另外这种纪实考虑到批判的视角,批判的主观性,很多是在现实的基础上去把可观的那种现实的东西再现出来,这种再现需要一种手法。你就是通过记录办公室的空间,把时间凝固了,它表现了“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的事实和现实。所以,你的“后记实”,不是一个没有脑筋的简单快照式的东西,里面有很多与现实批判有关的概念。

            渠岩:当代艺术从90年代到现在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我觉得是时候应该往前走了,不 能总是被商业左右,被市场左右,被西方人左右,而现在应该有更多的人文关怀在里面。

            高名潞: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关注,而且还要有特别切合的方法,所以现在我们要用带有一些尖锐性的有效方法来关注这个问题。你保存了严肃的责任感和对艺术执著的追求,使纪实的本身更增加了感染力和爆发力。在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的同时也赋予我们平时所忽略的生活以更加深刻的寓意。

            如今当代纪实摄影已经进入后现代主义精神的阶段,形成了后纪实摄影的体系。并通过纪实来了解当今的社会,了解生活环境,并超越纪实本身揭露了当今社会存在的问题。以便区别假纪实和空报道,使纪实摄影发展到一个新的层面。这也许就是后纪实所带给我们的思考。

            有些权力的办公室既是公共空间又是私人领地,是公权私有化的现场。

    1. 名人访谈
      1. 最新资讯
      1. 展览活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235(s)   5 queries

      memory 8.736(mb)